当前位置:首页 > 家和美 > 关爱老人 >

 

全面二孩,延迟退休,老年创业,能解决中国的严峻老龄化趋势吗?

2018-12-20 18:22发布到关爱老人 浏览

简介山川网:过去二十年中国的时代趋势是什么?是城镇化。未来二十年中国的时代趋势是什么?是老龄化。 昨天晚上的时候,我和一个家在青岛,目前生活在北京的朋友聊了很久,差不多从晚上...

山川网:过去二十年中国的时代趋势是什么?是城镇化。未来二十年中国的时代趋势是什么?是老龄化。

昨天晚上的时候,我和一个家在青岛,目前生活在北京的朋友聊了很久,差不多从晚上九点一直聊到了晚上十二点。话题从家庭关系,到子女教育,到房产投资,到创业项目。我们回忆了很多五六年前在青岛时很开心的故事,也讨论了很多当下和未来将要面对的压力和挑战。

她对于过去几年在青岛老家和北京周边投资的房产增值并不满意,感觉自己总在错失这个时代给予这代人的机会。而我则劝慰她说,不必过多把房产投资上的一时得失放在心上。因为房产的时代已经走到了尾声,房子在未来能够带给你的安全感远没你想象中那么靠谱。

昨日,辽宁省政府通过官网,发布了一则重磅政府文件(红头文件)——辽宁省人民政府关于印发辽宁省人口发展规划(2016—2030年)的通知。文件内容比较多,我为大家摘取出最核心的几点:

人口现状:2015年常住人口4382.4万人,比2000年增长4.78%。2015年,15—59岁劳动年龄人口为3024万,比2000年增长2.3%;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占比为20.6%;0—14岁人口占比为10.4%;出生人口性别比降至105.88。

人口挑战:随着育龄妇女数量减少、生育年龄后移及人口老龄化加剧,保持人口适度规模的难度加大。2016至2030年全省人口老龄化将加速发展,高龄化趋势明显,劳动年龄人口比重下降,客观上将降低经济潜在增长率。

应对方法:实施全面两孩政策,完善全面两孩配套政策,合理配置公共服务资源。实施渐进式延迟退休政策,大力发展老年教育培训,支持老年人才自主创业,鼓励专业技术领域人才延长工作年限。2016—2020年户籍人口城镇化率年均提高0.5个百分点左右,年均转户20万人左右。

对于报告原文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直接百度文件名称,可以很容易找到。而关于辽宁省提出的应对方法,我们先简要评一句:无奈居多,作用有限,具体我们下文中还会有进一步的解读。

如此重磅的报告,为什么是由辽宁省政府首发呢?这就要先来看看全国各省老龄化人口的数据情况。

2016年全国部分省市老龄化人口排行

首先是关于老龄化人口的分水岭,目前有两种说法,而且两种说法都有相应的支持者。一种以65岁为界,一种以60岁为界。小川个人意见,65岁分界线更适合发达国家,60岁分界线更适合发展中国家。毫无疑问,中国属于后者。

所在当大家查看上图中的2016年全国部分省市老龄化人口排行中,看到榜首的辽宁比例为13.51%时,或许还不太感受深刻。但是我们反过头去,看看辽宁政府报告中关于2015年当地老龄化人口数据中提到的“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占比为20.6%”,你还敢感到轻松吗?我自己是倒吸一口冷气的。

更为雪上加霜的是,老龄人口占比增长如此迅猛的前提下,劳动年龄人口的比例15年间仅增长了2.3%,平均年增长仅0.15%。还要提醒大家的是,政府统计关于劳动年龄人口的范围是“15—59岁”。而结合当下高校扩招和普惠教育的背景,我个人认为劳动人口的其实点起码应该推迟到18~20岁左右才更为合理。

新增人口数量少,人口流出体量大,老龄化情况全国第一。辽宁省率先出台如此重磅政策,并不稀奇。

辽宁的情况,不过是中国整体老龄化国情的一个缩影罢了。所以辽宁人本身无须妄自菲薄,其他省份人也完全没有任何值得欣慰的理由。

65岁以上人口超过10%的省份,完全都可以视作已经一条腿进入了老龄化的快速路。因为老龄化的增长从来都不是匀速的,而是每达到某一比例后,都会跳跃性加速一次。

未来二十年,中国的老龄化究竟会有多严重?先来说说12年后的2030年,我们谈到老龄化就会首先想到的隔壁邻居日本,到这一年日本就会被我们“超越”,将全球人口老龄化最高国家的座席让位。

然后再过10年到了2040年,中国60岁及以上人口占比就达到28%。同样提醒大家注意的是,这一数据还仅仅是理想数值。依照目前中国的实际国情来看,我个人认为达到这一老龄化比例的时间点,未必能够撑得到2040年那么晚,大概率上还会提前。

作为参考比对数据,我们再引入一份房天下之前整理的关于中国老龄化速度的资料。这份资料中显然就是把老龄化门槛设定为65岁的,所以情况似乎比60岁门槛“好看”了不少。

但问题的关键来了,依照目前中国的人口体量、地域差距、贫富差距,达到和美德日等国家同样的老龄化水平时,我们的人均收入水平和生活质量究竟能和这些国家比肩吗?我个人的推测是,差不多全国只有很少的一部区域,有机会享受到和这些国家类似的养老待遇,集中在一二线城市和沿海强省。

我们此时再想想上面我们提到的辽宁省政府推出的关于应对地方老龄化的方法,一方面关于老龄化国家和地方能打的牌并不多,比如关于全面二孩政策,人多了可以强制计划生育,但是人少了没办法强制必须生育,这首先是很明显的一个基本道理。另一方面,辽宁省目前能打出的这些牌,差不多也就是现阶段各地政府能够做到的,所以辽宁之后其他省份相关人口政策跟进不难预判。

那现在问题来了,鼓励老年人延迟退休,鼓励老年人退休创业,充分发挥老年人余光预热,这事儿是不是得有个非常显而易见的前提呢?就是什么样的老人才有可能做这件事?从事农业的农民?从事工业制造的普通工人?从事体力劳动的初级服务业者?显然毫无可能,他们能够不提前退休就已经是身体条件不错的了。还有,创业是需要钱,需要资源,需要能力的,这些也不是以上这些老人所具备的。

也就是说,想要退休后继续发挥余热,起码你首先得是技能或知识型人才。即你要么是某一领域的工程师、专家,掌握核心技术能力;要么你是某一行业的学者、教授,掌握核心知识能力。这些人才,集中在服务业,而且是中端以上服务业。那么产业结构以加工制造业为主的中国很多省份和城市,显然没有经济发达地区此类相关岗位的数量占优。

至于老年人创业,这就更有意思了。有资源,有能力创业的老年人,那基本上属于老年人群体中最头部的人群了,占比不到一成。如果一个人年轻时都没想过创业,也没创过业,但是你鼓励他人老了再创业,我觉得负面作用或许更大。老年人本身对于经济风险的承担能力就较弱,体力、精力各方面也远逊于中青年。所以老年创业者能够在创业中扮演的角色,同样也是比较局限的。尤其是一些变化非常快的行业,年轻人迭代速度都很快,就更不要谈老年人。

城镇化时代火了房地产,老龄化时代呢?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2019优才成长故事
 

【视频时长:09:34】  
    广告位
    广告位

站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