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家和美 > 关爱老人 >

 

“当你老了,谁来养老” ——中国养老现状及对我们的影响

2018-12-20 16:35发布到关爱老人 浏览

简介养老是我们无法回避的话题。人的一生中,即使罹患重大疾病的风险高达72.8%或是遭遇意外风险的概率仅仅只有0.1%,它们仍属于概率事件,具有一定的偶然性,然而,人的衰老及其伴生的养老风...

养老是我们无法回避的话题。人的一生中,即使罹患重大疾病的风险高达72.8%或是遭遇意外风险的概率仅仅只有0.1%,它们仍属于概率事件,具有一定的偶然性,然而,人的衰老及其伴生的养老风险却毫无偶然发生的可能性,它是100%存在的必然事实;如何妥善的安排养老问题,更是不以我们意志而转移的人生刚需。

养老的问题归结到底仍然是经济分配与计划管理的问题,作为个人,合理规划自己的未来,尤其是当我们一天天老去,甚至不可逆转的成为失能甚至是失智症患者而成为弱势群体的时候,仍然能够拥有体面的、不仰人鼻息的尊严生活状态,这是一种人生态度,更是一门科学与艺术。

也许你会认为,养老的路径有很多,购置房产、买卖股票、投资实体,只要能够不断的拥有财富,就大可不必担心养老的问题。或者,你还会思考,即使我不能动了,但是我还有子女养老、机构养老、社区养老,甚至朋友间的互助养老等多种方式帮助我渡过难关。其实,这些想法都没错,但关键在于你如何保证,你所听到的、想到的和期望得到种种美好一定发生你的身上。也就是说,你将如何确保“你想要的就一定是你能得到的”。

所有用不确定的方式去解决确定的养老风险问题,都是伪命题。所以,这可能也是本次与大家分享的一个主要目的,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帮助您客观的认识现在和即将面对的未来,并且通过与我们的探讨,逐步构建起一个适合你自己养老风险的防御系统。

这张图片很多人看到过,每个人感受不同。画面传递的感觉是美好的,父母健在,家人安康,老人们的脸上也洋溢着喜悦;然而,当我们把视线聚焦在中间的这位年轻人的时候,你是否发现了隐含在他脸上的那份难以名状的担忧与不安。也许,他正在经历着“赡养之痛”。其实,像这样的年轻人,在我们的身边比比皆是,人们有些戏谑的称他们为“汉堡包”人,对上是日益苍老、需要赡养的长辈;对下是花销巨大、持续培养的下一代,他们就像一部不能停歇的发动机,时刻维系着一个家庭的正常运转。

我们暂且不论这位年轻人,在肩负责任的同时所隐含的自身风险,仅言其所在的家庭,实质已危机重重。家庭中的老年人口增多,势必增加患病与意外风险,除了经济支出增加以外,如果,老人一旦集中生病,将导致无暇顾及、无人照料的尴尬境地。

其实,这个家庭仅仅是中国当下老龄化进程带给我们方方面忙的实质影响的一个缩影而已。

众所周知,当我们谈到人口老龄化时,通常会想到两个衡量标准,一是否已达到老龄化;二达到的程度有多深。判断是否达到老龄化,根据1956年联合国《人口老龄化及其社会经济后果》著作确定的划分标准,概括成一组数字,就是“6010657”什么意思呢?就是当60岁以上老年人口占人口总数的10%,或65岁以上老年人口占人口总数的7%的时候,这个国家或者社会便进入了老龄化;那又如何判断老龄化的程度呢?也有一个简单的数字概括,叫“651420”,意思就是65岁以上人口占人口总数达到14%为深度老龄化;达到20%为超级老龄化。

根据以上标准,从世界范围看,现阶段中国老龄化并不算最严重的,但是,中国却占据了老龄化的两项世界冠军,一个是截止2016年,是世界上唯一一个过两亿的国家,达到惊人的2.3亿人;另一个是老龄化发展速度世界第一,西方百年的老龄化进程,我们中国只用了区区18年,而且还有不断加速的趋势。

接下来,我们在分享一组世界卫生组织的预测数据,可能有助于我们更清晰的认知我们未来所处的老龄化状况。

从上图中我们可以看到,从2020年到2050年这30年期间,中国老龄化进程可谓是“似高铁般的速度还在不断提速”,平均每8-9年便发生一个重大的转折与变化,比如:仅仅7年之后,我国将跨步进入深度老龄化;紧随13年后,进入了超级老龄化;到2050年时,我国每1-2位国人中就有一位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这个场景正象今天的日本,无论在地铁里、大街上,甚至在很多的工作岗位中满头白发的长者比比皆是,这就是中国未来必将到来的场景。

面对现状,我们不禁要问,为什么中国老龄化的进程会如此迅速?

我们知道,人口老龄化实质上是人口年龄结构变化所产生的,而人口年龄结构的变化取决于出生、死亡和迁移三个因素,最主要的因素是生育率下降,其次是预期寿命的延长。

我们重点说说生育率: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时,我国总和生育率仅为1.4,远远的低于世纪更替率2.2。什么是世纪更替率?是指为了让一代人的规模大致相仿,需要达到每名妇女平均生育2.2个孩子的生育率,如果按照这个数据,中国每20-35年期间人口将会萎缩36%,两次轮回就将达到60%,这是令人触目惊心的。数据也同样说明了这个问题,在六普的时候,中国0~14岁的青少年占总人口比例仅为16.6%,比十年前下降6.29个百分点,已经处于严重少子化水平。即使在在单独二孩政策实施第二年的2015年,出生人口不升还降,说明中国生育意愿的低迷比我们之前预料的还要严重。综上所述,孩子出生少了,预期寿命又在增长,老龄化自然加剧。

老龄化社会带给我们哪些深远的影响?我们不妨先回顾一部影片,名字叫《楢山节考》,1983年在日本公映,曾获得36届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这是一部悲情电影,描写的是在日本信州深山中的一个贫穷小村子,由於贫困而沿袭下来了一种抛弃老人的传统,凡是所有活到70岁的老人,不管是否依旧身体硬朗,只要到这个年纪就要被家人背到楢山上丢弃,任其自身自灭,以便以节省粮食的支出。

当我们看到影片中那位白发苍苍的母亲,无力的坐在大雪中,空洞的望着远方的时候,内心呗深深的震撼。在经济高速发展,资源富足的时候,人性会表现出文明友善的一面。但当一个社会的资源短缺到一定程度时,人性就会露出丑恶和自私的那一面。这是刻在人类基因里的求生本能。而中国和日本不同的是,日本在进入老龄化社会之前,已经晋升为富裕国家了,而我们要面临的是未富先老这样更为残酷的事实。

也许,你会说,这是剧情,是发生在很久远前的故事,现实不会如此残酷。然而,果真如此吗?我们在举几个小例子:

2016年,日本横滨一家医院里一名88岁的老人因输入体内的点滴被混入了洗涤剂成分而不幸死亡,引起广泛关注。日本舆论认为,主要的原因是老龄化的日本社会,护理人手极度不足,导致“憎老”现象不断加剧。对此,日本电视台还引用了一项调查数据报道:认为政府无需再为老弱提供福利”的民众有38%。日本舆论还进一步指出,老年人口的增加使日本年轻一代负担更重,无形中对老者心生恨意,是主要原因。

2010年,美国西雅图的一位老人鲁比,由于无法行动、痴呆和孤立无援被困在床上,在死前的几个星期,她不断地呻吟、哀求、哭喊着“救命”,可邻居把窗户紧紧关上,儿子则不耐烦地戴上了耳塞。被发现去世时,鲁比全身多处腐烂,长了8个巨大的褥疮,好几处露出了骨头,可谓人间悲剧。

2011年,国内多家网站同时出现题为《某市畅乐园护工残忍虐待老人》的帖子,文中所附的文字和视频引起网民的极大愤怒。经调查,冷血护工郑某总是凌晨3点左右把老人们拖起来,如果有的老人不想起来,就抽老人耳光,殴打老人。老人想喝水,就让老人喝尿,拿尿袋喂老人,老人若稍有反抗就拿硬物猛击老人的膝盖。虽然,郑已经被拘留并追求法律责任,但留在亲属和老人心中的阴影,可能这辈子都将无法抹去。

对于大多数中国家庭来讲,依靠子女养老,是天经地义之事。我们相信,即使我们正处于严重少子化时代,即使我们的下一代是在互联网和高科技环境下成长的起来的新新人类,仍将有相当多的家庭能够享受到子女孝敬而带来的晚年幸福,这是我们生生不息的传统美德,无论时代如何更替,我们都不应该放弃对传统伦理的坚守和传承。

依靠子女养老,包含了四个层次的含义:一是定期或不定期的给与双方父母一定的经济支援,使其生活无忧;二是当父母身体有碍,无法自理时,能够得到孩子的照料与护理,仍得生活便利;三是当精神空虚,寂寞来临时,有孩子的陪伴与交流,而使生活充满期待;四是当父母有个性需要的时候,孩子能够创造机会和条件,满足父母的诉求,给与自由的身心。

这四层含义,诠释了中国孝道的内涵,同时,也给父母与孩子带来巨大的挑战。数据统计,2020年,我国的老年抚养比降低为5:1,意味着中国每5位劳动力人口将承担1名老年人的抚养责任,而2020年,则达到2;1;不仅如此,中国的计划生意政策,导致了众多家庭成为421家庭结构,正如前面谈到的,这将会使更多的“汉堡包人”在既要“养老”又要“养小”的过程中,感受到无力与无奈。

当“养儿不防老”的观念逐步被大部分家庭所慢慢接受的时候,我们将目光聚焦在了社保养老金上。然而,令人揪心的事实是,根据中国养老金发展报告2016》提出,2015年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个人账户累计记账额(即“空账”)达到4.7万亿元。而当年城镇职工养老保险基金累计结余额只有3.5万亿。也就是说,即使把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的所有结余资金都用于填补个人账户,也仍然会有1万多亿的差额。

这种差额,我们称其为“空账”现象,是因为我国的基本养老保险采用统账结合的模式,既包含现收现付制的社会统筹部分(工资基数的20%缴费)、也包含积累制的个人账户(工资基数的8%缴费)。国家税务总局原副局长许善达曾表示,“原来是计划经济,企业养老,不用交社保,但是现在改了,可是退下来的那批人仍然要领社保。所以就规定,你后面这一批人,不仅要交自己的社保,还要负责前一批人的社保。”由于历史遗留问题以及人口老龄化,年老的参保人士个人账户累计不够,年轻人个人账户中的钱不得不用于保障当期养老金的发放,导致账户上只有数字却没有实际金额。

拿池塘作比方,养老金是个池塘,养老金结余就是池塘里的水,一条小溪流进来,一条流出去。现在流进来的钱是70后、80后、90后的,流出去给了50后、60后。因此,当未来70后、80后的人需要赡养时,由于人数众多,就可能会面临钱不够用的问题。同时,由于是省级统筹,分布不均,差异较大,尚未全国统筹,如果从全国整体来讲,仍是有结余的。

近几年,我们能够看到养老金账户一直在不断的提高标准,也在不断拉进地区平衡,但我们不得不面对的现实是,社保养老金解决的基本生活保障的问题,考考虑到养老金替代率的问题,可谓是杯水车薪。

老龄化社会,不仅仅有着金钱之忧,更有着患病之痛!可以预见到的是,老年人的健康和照护问题将是未来数十年中国社会面临的最为突出的问题之一。

根据《发展权:中国的理念、实践与贡献》白皮书最新数据显示,从医疗支付比例来看,我国39.7%的医疗费用由个人支出,与其它发达国家相比,个人负担较重,保障力度不足。也就是说,如果看病花费一万元的话,那么将近四千块还是得由自己出。对于老年人来讲,得癌症、心脏病、老年痴呆等慢性疾病的概率很高,而这些疾病的治疗费用较为昂贵,自费药占比较大。

随着中国老龄化程度加深,80后和90后将逐渐面临父母的养老问题及其所带来的经济压力。同时,大量的慢性病治疗过程,也在不断的侵蚀着本已脆弱的医疗体系,随老龄化社会的不断深化,包括医疗资源在内的公众服务体系也将面临着巨大的挑战。

如果尚能将患病所带来的身体之苦慢慢承受的话,那与之伴生的失能之痛将是摧毁老年人幸福生活的最后一道防线。按照国际通行标准分析,吃饭、穿衣、上下床、上厕所、室内走动、洗澡6项指标,一到两项“做不了”的,定义为“轻度失能”,三到四项“做不了”的定义为“中度失能”,五到六项“做不了”的定义为“重度失能”。我国失能、半失能老年人大致4063万人,占老年人口18.3%。仍在呈现不断扩大的趋势。显而易见的是,失能老人将会对整体家庭带来巨大的影响。

我相信,家有失能老人,都对此深有同感。我认识的张老先生,曾经是体校的教练,仅仅因为家中洗澡滑到摔伤,不得不全天候卧床。一双儿女,事业正在爬坡期,老先生不忍心耽误子女的工作,子女陪伴仅仅一周后,就提出找护工的要求,从此,踏上了漫漫寻找之路,大部分的护工能够打扫卫生、照料起居,但不能承担专业护理与康复的能力,而具有此能力的护理员确是劳心劳力也没有寻找到合适人选。这个家庭,因为这个危机的出现,乱做一团。

也许,你会说,为什么不去养老机构呢?其实,也远非这么容易。老先生不想离开家,身边的社区驿站只能提供日间照料,还需要子女接送;居家上门服务,基本按照小时服务,不提供全天候陪伴,即使愿意提供全体服务的,也需要等待;离开家,去养老机构,暂且不说老先生自己愿意不愿意,低端民营养老机构服务不完善,子女不放心;好的公立养老院,一床难求;高端民营养老机构,价格远超家庭的经济承受能力。

最后,无奈之下,老先生的女儿辞职回家,专职开始了陪护与照料之路。

每当我们听到这些故事时,总是会有很多尴尬,别人发生的,那是故事,自己发生的,那才是真正的感受。

面对这些风险,你是否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评论助手--->

    上一篇:视频 | 领养一个永远孝顺的儿子,确保您养老的品质生活

    下一篇:《养老中国》:带你看中国养老现状

    热搜关键词 更多 >

     


    2019优才成长故事
     

    【视频时长:09:34】  

    相关文章

    随机图文

      广告位
      广告位

    站点信息